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欢迎光临-NBA论坛!

贾斯汀·罗斯 前世界第一的烦恼

原标题:贾斯汀·罗斯 前世界第一的烦恼

本文首发于《GOLF·峰荟》2020年11月刊

英国高尔夫名将、前男子世界第一贾斯汀·罗斯大概没有想到:自己的世界排名会在2020年跌出世界前十。要知道,2018年和2019年,世界高尔夫头把交椅的位置主要在他和科普卡、麦克罗伊之间来回换手。一年后的今天,科普卡和麦克罗伊还是万众瞩目的天王,罗斯虽然没有跌落凡尘,声势却大不同往日。

这样的烦恼,大概唯有那些成为过世界第一的名将才能体味了。

很早就出道的高球天才

罗斯出道相当早。17岁那年,以业余身份在1998年英国公开赛获得并列第四名之后,罗斯就转为职业球员。

英国是名副其实的高尔夫发达国家,高尔夫普及程度相当高。如此繁盛的群众基础,让其盛产高尔夫天才。单以英格兰而论,这些年为人熟知的高尔夫球员就可以列举出很大一摞,像李·韦斯特伍德、卢克·唐纳德、尼克·费度、马修·菲茨帕特里克、伊恩·保尔特、保罗·卡西等,如果算上高尔夫发源地苏格兰的话,名将就更多。

名将的批量出现,为更多青少年球员投身高尔夫领域提供了最好的榜样,涌现高尔夫天才也就顺理成章。美巡赛、欧巡赛的竞技体系如此发达的情况下,只要这些有天赋的球员能把握机会,就能一飞冲天,成为万人敬仰的超新星。罗斯就是其中的受惠者,现在也反哺这一体系。

产业发达的英国,早已有一整套成熟的造星模式,每当大赛上出现一鸣惊人的青少年球员,相关机构就会因势利导,“敦促”其快速转职业。麦克罗伊、汤姆-刘易斯、菲茨帕特里克、罗斯都是如此。

在历史的巨轮面前,个人得失几乎可以忽略不计。这其中的逻辑是:天才能否成为真正的全球高尔夫英雄,拿到巡回赛这个大熔炉里冶炼一下就知道了。不适应的,很容易就被其他发光能力更强的新星给掩盖,只能卷铺盖走人。

17岁的罗斯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转职业的。当年有人就替他算了一笔账,要是他在1998年英国公开赛赛前就转职业的话,那次比赛可以拿到7万英镑。“很明显,那个时候,那笔钱对我而言还是很多的,那比我父母两、三年赚的钱还多。”罗斯曾如此回忆,“那个红萝卜在你前边晃,而且它非常大。”而且这还是凭实力赚钱,别人只有仰慕的份。

物质诱惑是一方面。

另一方面,罗斯当时在英国的业余圈子中打了好几年时间,将满18岁的他,是要给自己做选择了:要么转职业,要么余生只把高尔夫当爱好。渴望进一步提升球技罗斯当机立断,成为职业球员。

只是,罗斯没有想到,自己这一步迈得有点早。

罗斯的雅号是“英伦玫瑰”。这个美名显然是因为英文里“玫瑰”和他的名字(ROSE)谐音的缘故。不过,这朵“英伦玫瑰”的绽放过程太过曲折。

转职业之初,他在职业赛事中连续被淘汰了21场,遭到沉重打击,直到一年后才在欧巡赛上获得晋级,这位青葱少年很快领略到竞技赛场的残酷。

无奈之中,罗斯只好曲线救国,转战南非阳光巡回赛。那是他熟悉的地方,罗斯在约翰内斯堡出生,5岁后才回到伦敦。

罗斯的职业生涯在南非获得新生。他成为2002年阳光巡回赛奖金王。那一年,他在南非赢得NASHAU名人赛和登喜路锦标赛,这其中登喜路锦标赛还获得欧巡赛认证。罗斯在2002年的收获还不止此,他还赢得尊尼诗王冠赛(日巡赛)和英国大师赛(欧巡赛),一年狂揽四冠,标志着罗斯的全面成熟。

不过,事后回想起来,罗斯曾感叹到:“当你看整个生涯,我真的希望我多花一些时间,而不是匆匆忙忙转职业。”

大器晚成,38岁登顶

开工没有回头箭。正是转职业的匆忙,让罗斯反思,之后他的风格日趋稳健,成为大器晚成的典型。

罗斯清楚自己的长处和短板。在老虎伍兹独霸天下的时代,他知道自己难以成为伍兹那样传奇的球员,但伍兹也不能拿走所有的冠军和荣耀。罗斯选择的是大多数欧洲名将走过的路,2004年,他进军美巡赛,并在欧巡赛和美巡赛双线作战。

自此,罗斯迈上更高的舞台,向世界展现英伦玫瑰绽放时的独特魅力。

如你所见,罗斯27岁时登上了欧巡赛奖金榜首座,成为当时参赛次数最少、最年轻的欧巡赛奖金王。后来这一荣耀被麦克罗伊超越,但雁过留声,罗斯的这一成就不容抹杀。

2013年,罗斯赢得美国公开赛,这是其职业生涯首个大满贯赛冠军,也让米克尔森的美国公开赛夺冠梦想难以圆满。这场胜利足足让英国高球界等了17年,上一次英国球员赢大满贯赛还要追溯至1996年美国大师赛,那场胜利属于尼克·费度。这中间的等待,真正让英国的高尔夫球迷操碎了心。

2016年,罗斯代表英格兰出征奥运会,在第一轮就打出一杆进洞,这是高球入奥以来首个HIO。他精湛的铁杆让人大开眼界。那让世界为之惊艳的一周,罗斯成为当仁不让的主角,他战胜斯滕森、巴巴·沃森等名将,获得里约奥运会男子高尔夫金牌,载入史册。

2017年,罗斯步履不停,成为联邦杯总冠军,拿走千万奖金支票,这一年的世锦赛-汇丰冠军赛冠军也是他。

2018年9月,也是在联邦杯总决赛期间,罗斯成为世界第一。成为世界第一的首日,正是他父亲的忌日。冥冥之中的天意,就是这般让人无可抵抗。

这时,罗斯已38岁。

这条时间线,充分表明罗斯对节奏的掌控是多么娴熟和精准。他没有想着一年就全部实现这些目标,这样的事儿大概只有伍兹或麦克罗伊那样的天神级别的选手才可做到。罗斯是有耐心的,他步步为营,分阶段地执行,登顶成功那一刻,大众蓦然回首中,才意识到罗斯这些年的努力与隐忍。

控制节奏的大师

一般来说,高尔夫职业球员的黄金时期为22岁至40岁。职业生涯想要完成的大事,40岁以前完成会压力小很多。不然,40岁以后,尽管经验更丰富,心理承受能力更强,但挑战也更多。

体能和专注度是一方面,更艰难的挑战在于新生代球员会涌现,他们带着更先进的技术理念和锐气杀入巡回赛,或者是更远的开球距离,或者是对高科技掌握程度更高,或者是讲求更高的上球道率、标准杆上果岭率而宁愿损失一部分精准的推击能力,这种单兵突破能力,让数十年摸爬滚打下来追求技术圆满的中年球员有些猝不及防,再对技术做大调整的难度太高,他们精心构筑的防线就就那么被新生代突破了。

对此,罗斯心知肚明,他显然不想等到40岁以后才让自己承受新生代的暴击,巅峰时期面对效果更佳。这方面的教训实在太多。

罗斯的同胞、前世界第一卢克·唐纳德就是典型,43岁的唐纳德虽然没有丢失美巡赛参赛卡,但世界排名已滑落至369位,最近一次夺冠要追溯至2014年,2019年仅参加过美国公开赛这一场大满贯赛,职业前途相对暗淡,除非能像另一位世界第一李·韦斯特伍德那样在45岁的高龄焕发第二春,否则很怕职业生涯就到头了。

世界第一的名头虽然很大,如果只想过把瘾也无所谓,但如果想保住它,就很容易让人迷失了。那种患得患失的心态,保世界排名积分的过程之煎熬和挣扎,实在非外人可想象。

竞技体育就是这么残酷,世界第一的位置就如北宋东京都城开封一样易攻难守,王者之位谁都想染指一把。有没有实力是一回事,但不想当世界第一的职业球员谈不上有真正的梦想,想一想还是要有的。

罗斯自然不想只当世界第一的过客。有意思的是,时间也站在他的这一边。当他在向最高峰发力时,伍兹的巅峰时期已过,而乔丹·斯皮思、贾斯汀·托马斯、达斯汀·约翰逊、麦克罗伊等猛将状态也不是特别佳,布鲁克斯·科普卡则专心于大满贯赛。

这给罗斯提供足够空间来施展其才华。

成为世界第一后,他很快就夺冠,那是2018土耳其公开赛。之后,他在2019年多利松公开赛上夺冠,成为英国史上获得美巡赛冠军最多的球员。接下来是在2019美国公开赛,虽然决赛轮最后9洞搞砸了表演,但前三轮他还是冠军的有力争夺者。

也就是说,罗斯不想扮演过渡者的角色,不是以防守的姿态来捍卫世界第一的王座,而是像豹子一样锐利的进攻,这多少与“英伦玫瑰”的意义相符,玫瑰花虽香且好看,但也带刺。

迄今为止唯一一名有奥运会金牌的男子世界第一

高尔夫世界排名积分自1986年推出以来,已先后诞生23位世界男子第一。34年时间才选出23位,世界第一的珍稀程度由此可见一斑,放在哪里都是国宝级人物。

在23位世界第一中,罗斯不是成就最高的,这方面大概短期内没人可以超越老虎伍兹。如果23位世界第一建个群的话,罗斯还是有其话语权的,他在群内的地位比较特殊。

别的不说,罗斯是目前唯一拥有奥运会金牌的世界第一,其他的世界第一甚至连奥运银牌和铜牌都没有,这一成就格外彰显罗斯在世界高坛的历史地位。

2016里约奥运会前,罗斯的世界排名尚未攀升至世界第一的高位,但当时的世界前三乔丹·斯皮思、麦克罗伊和简森·戴伊都没有参赛。罗斯不仅参赛,还是参赛阵容中为数不多的拥有大满贯赛冠军的球员,这体现了他的担当,为他赢得爱国者的声名,而奥运金牌带给他的回报也相当丰厚。

罗斯是高球回归奥运后首位高尔夫男子金牌得主,这意味着罗斯开创了一个新时代,未来只要提到奥运会高尔夫项目,罗斯必然是关键词之一,罗斯的名字会一次次的被提起。

也就是说,罗斯把握住时代赐予他的机遇。大满贯赛一年有4场,4年下来有16个争冠机会,而奥运会四年才一次,这样的档期分配显出奥运会高尔夫项目的独特性,其关注度必定是受万千宠爱于一身。

更重要的是,大满贯赛有着100多年历史,除非表现特别抢眼,即便球员获得大满贯赛冠军,那些影响力不如老虎伍兹、麦克罗伊的冠军,其声名也容易被埋没在历史烟云中,只会在其赢得的大满贯赛举办时偶尔被人提起。以罗斯为例,他赢得2013美国公开赛冠军,其过程相当精彩,米克尔森就是被罗斯挡在门外楞是赢不了美国公开赛,但现在人们提得更多的是老虎伍兹在2000年和2008年赢美国公开赛的情形。当美浓球场再次承办大满贯赛或逢3的年份时,更多的人才会想起罗斯的这场胜利。

哪怕日后举办再多的奥运会,罗斯的首个高尔夫男子金牌得主的历史地位是不会被抹杀的,这才是千金难买的。

这枚金牌肯定会为罗斯日后入选高尔夫名人堂乃至英国体育界的荣誉加分不少。罗斯在2017年元旦被授予大英帝国勋章员佐勋章(MBE),就与奥运金牌有莫大关系。美国公开赛的冠军应该也可以让罗斯拿到这枚勋章,但那份资历需要熬,与那一成就位于同一序列的名单应该很长,尼克·费度的爵士爵位也不是在他获得六场大满贯赛胜利之后立即就拥有的。

奥运金牌让罗斯从候补名单中越众而出,直接授予“实缺”。

与中国的渊源

罗斯与中高高尔夫同样有着极深的渊源,不仅多次来到中国参赛,还赢得2017世锦赛-汇丰冠军赛的冠军。汇丰冠军赛在国内的人气极高,是当之无愧的中国高尔夫第一大赛,这场胜利,让国人对罗斯的成就有了更多的认同感。

有意思的是,罗斯在2018汇丰冠军赛时差一点卫冕成功,可惜决赛轮最后9洞没能把握机会,让谢奥菲勒抄了后路。不过他很快就获得补偿,随后一周进行的土耳其公开赛上,罗斯在延长赛打败中国一哥李昊桐夺冠。

此外,罗斯还与同胞伊恩·保尔特多次搭档前往吉尼斯全球第一大球会观澜湖参加高尔夫世界杯,虽然没能夺冠,但这让两位名将与观澜湖接下深厚情谊。观澜湖后来邀请他们改建旗下球场,在东莞留下了一座名为“罗斯-保尔特”命名的比洞赛专用球场,这也是二人联手设计的处女作。

这份渊源,会让这位前世界第一来到中国参赛,多了一份别样的情怀。

责任编辑: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综合体育网 » 贾斯汀·罗斯 前世界第一的烦恼

热门文章

  • 评论 抢沙发

    • QQ号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