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欢迎光临-NBA论坛!

自由篮球pg加点 德甲再添阿富汗后裔,揭秘废墟下的足球世界,联赛赛会制球员月薪10美元

原标题:德甲再添阿富汗后裔,揭秘废墟下的足球世界,联赛赛会制球员月薪10美元

在刚刚结束的德乙联赛中获得冠军时隔11年重返德甲的比勒菲尔德,夏转窗口开启后动作迅速,已经连续签下四名球员。

本周三比勒菲尔德官方宣布从德丙球队慕尼黑1860签下20岁的前锋诺埃尔·尼曼,合同期限四年,到2024年6月30日。

尼曼出生于慕尼黑,拥有阿富汗和利比亚血统,是一名难民的后裔。三年前他加入慕尼黑1860青年队,上赛季才被上调至一线队。在刚刚结束的赛季,尼曼在德丙出场31次,打入2球助攻2次。

身高只有170cm尼曼速度很快,可以踢边锋或双前锋之一。由于疫情的影响,本就经济实力有限的1860已经无法满足尼曼的新合同要求。比勒菲尔德趁机签下这名颇具潜力的小将。

尼曼表示:“我从小就梦想有朝一日可以踢上德甲。如今可以跟随比勒费尔德去实现梦想实在是难以言表。”

尼曼和比勒菲尔德签约,使得德甲又多了一名阿富汗血统的球员。

由于持续多年的难民接收以及移民,在德国各级联赛中的阿富汗后裔越来越多。最近几年,阿富汗国家队约有四分之一的球员来自德国各级联赛。当然,他们大多混迹级别较低的联赛。其中最有代表性的人物当属勒沃库森的中场阿米里。

阿米里的父母原本在阿富汗有着非常好的生活条件,但战争的爆发,让他们不得不逃离阿富汗。他的父母先逃到巴基斯坦,然后又前往德国。对于很多阿富汗难民来说,从巴基斯坦抵达目标国是一条常规的逃难路径。不同的是阿米里的父母不是坐船漂洋过海抵达欧洲,而是乘坐飞机来到了德国。

阿米里的父母1988年来到了莱茵河畔的路德维希港,1996年阿里米出生。2012年,16岁的他加入霍芬海姆青训营,14-15赛季进入一线队开始征战德甲。

阿米里从17岁开始就是德国各级别国青的常客,他总共代表德国U18到U21出场51次,打入11球。去年夏天U21欧青赛上,阿米里表现突出,在4比2逆转罗马尼亚的半决赛梅开二度,而在1比2负于西班牙的决赛中也取得了进球。

去年夏天,勒沃库森用1000万欧元的“白菜价”将合同只剩一年的阿米里从霍村带到拜尔竞技场。过去的这个赛季,阿米里为药厂出战30场,其中22次首发,贡献了1个进球和3次助攻。

出道以来这名23岁的中场一共踢过136场德甲,有过12粒入球。去年10月,阿米里首次入选了勒夫的国家队大名单,成为德国国脚。

阿米里拥有德国和阿富汗双重国籍,由于阿富汗在足球世界微不足道的地位,让他毫无疑问地选择了为德国出战。他经常去德国的难民营参加活动,探望难民。家庭相同的经历,让他对于这群外来的难民有着天然的感情。

勒沃库森获得了本赛季德甲第四名,阿米里下赛季将有机会参加欧冠的比赛。

阿富汗足协成立于1933年,1948年加入国际足联。在1979年苏联入侵后,连年的战乱让阿富汗缺席国际赛场长达20多年。

1990年前后,在塔利班的统治下,足球在阿富汗的日常生活中几乎绝迹。曾经的体育场被用来作为实行绞刑的场所,以警示挑战塔利班权威的民众。

战乱、贫困、恐怖主义笼罩下的阿富汗常年处于动荡之中,但阿富汗人却从未停止过对足球的热爱。2002年阿富汗重回国际赛场,回归后的首场比赛0-2负于韩国。

阿富汗国家队又被誉为库拉善之狮,昂扬的斗志流传在民族的血脉中。

阿富汗队的主场在首都喀布尔Ghazi体育场,1941年8月25日他们在这里迎来了阿富汗在国际足坛历史上首场正式比赛,对手是伊朗,双方踢成了0-0。

由于战乱,阿富汗国内不能举办国际赛事,因此他们也无法在自己的主场比赛,只能通过亚足联的安排选择临近国家的中立球场。

不能在自己的国家现场观看国家队的比赛,对于热爱足球的阿富汗球迷来讲,相当郁闷和无奈。

人均GDP不足600美元的阿富汗是亚洲最穷的国家。尽管人均GDP在亚洲垫底,但在亚足联48个会员国和地区的排名中,阿富汗还是超过了近一半的国家。

知名运动品牌亚瑟士和阿迪达斯都曾是阿富汗国家队的赞助商,从2010年开始,丹麦运动品牌大黄蜂(Hummel)开始赞助阿富汗国家队,随后又成为阿富汗联赛的装备赞助商。

但在2018年底,大黄蜂提前终止了对阿富汗足球的赞助。原因是大黄蜂收到了关于阿富汗足协对于女运动员身体、精神方面的诸多侵犯,包括了性虐待,严重侵害了女性球员的基本人权。

阿富汗于2012年正式建立了国内联赛——阿富汗超级联赛。参赛球队一共8支,所有比赛都集中在首都喀布尔的Ghazi体育场进行。Ghazi体育场的容量是5000人,但经常会涌入超过1万名球迷现场观战。

阿富汗超级联赛的所有球员都没有正式合同,只能每月拿到10美元的基本工资。首都喀布尔的球队的情况稍好,可以得到微薄的比赛津贴。

足球并不能让阿富汗人免于恐惧的忧虑,但却成为人们乐观的面对生活的安慰剂。

虽然在逃离阿富汗的难民及其后代中,有不少人踢上了职业联赛。但由于阿富汗在世界足球版图的影响力有限,很多人都不愿意代表阿富汗参赛。

和在德国出生的阿米里不同,丹麦女足主力前锋纳迪娅-纳迪姆1988年出生在阿富汗第三大城市赫拉特,她的父亲在阿富汗政府军服役。12岁的时候纳迪姆的父亲惨遭塔利班杀害,带着巨大的悲恸,她和家人逃离阿富汗,以难民身份到了丹麦。

到了丹麦后,纳迪姆才开始接受系统的足球训练。身高175cm的她拥有出色的身体素质,身高体壮的她后来居上,成为了一名出色的射手。

2006年,纳迪姆申请入籍丹麦,经过两年的等待才得到批准。但国际足联却以18岁后未在丹麦居住满五年为由禁止纳迪姆代表丹麦国家队比赛,经过丹麦足协的努力争取,纳迪姆才得到国际足联的特赦。

纳迪姆21岁开始代表丹麦女足出战,成为丹麦队的主力中锋,是球队的头号射手。2014年,她去了美国女足大联盟踢球,只踢了三个赛季她就进入了大联盟历史射手榜的前十。

足球的世界,没有贫富差别、没有种族差别,唯有实力才能赢得尊重和尊严。纳迪姆和阿米里的成功,也激励着年轻一代的阿富汗后裔,通过努力改变自己人生的航向标。

责任编辑: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综合体育网 » 自由篮球pg加点 德甲再添阿富汗后裔,揭秘废墟下的足球世界,联赛赛会制球员月薪10美元

评论 抢沙发

  • QQ号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